regretless

保佑胡桃不歪

P1是黎灰×清洛(原创女主)

P2是黎灰×小玉(乙女)

P3是黎灰×艾珍(灰情)

第6章

  许星见吴老狗神情着实复杂,又给他们放了《沙海》里的几个片段:

  

  『“就叫吴邪吧,取一个谐音,希望他无邪,干干净净的。”吴老狗看着襁褓里的孙子,老泪纵横,浑浊的双眼,似乎已经看到了这个孩子未来的命运。吴邪一直以为,这里的‘无邪’,是爷爷想要他脱离宿命的一种期望。当他真正明白那‘无邪’的含意的时候,心中的寒意透彻骨髓,他在爷爷的墓碑之前绝望的哭号,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的无助和凄凉。』

  

  这是他另一本笔记里的内容,吴邪记得。

  

  『在我给你的这段最后的消息里,我不会告诉你,你之前所经历的一切的真相,因为你终究会知道,不仅是知道自己经历的一切的意义,也会经历我们所经历的一切。这是姓吴的宿命,也是我们家族三代人挣脱不了梦魇的原因。也是因为如此,无论如何洗白,能洗掉的只有世俗的压迫,我们洗不掉最终的结局。』

  

  这是他藏在费洛蒙里的信息,三叔也记得。

  

  『“你将成为他们中的一员,这几个世纪以来,能够真正介入到他们核心的外来人是不存在的。唯一有机会的人,是我。可惜,我家族里的人做的所有的准备,都被假象迷惑了,导致我从出生开始,就已经不被信任,失去了靠近的机会。等待我的命运非常可悲,只要有人能够替代我的存在,我便会被无情地抹杀掉。”』

  

  这是汪家人让他读取的信息,黎簇也还记得。当时的他还不觉得有什么,但现在联系起前两段内容,也是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  

  难怪当时的吴邪会那么得疯狂!那么得决绝!

  

  黎簇看向他的眼神里只余同情,吴邪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!从小到大,人生都是被设计好的。吴家三代人,无论如何挣扎,都无法逃过被摆布的命运,甚至于自己的爷爷给他取名字的时候,也是抱着把他当做布局中的棋子的想法。

  

  “吴邪”这个名字真正的含义,不是让吴邪摆脱宿命,而是让吴邪走入这样的命运,用一种最干净的姿态,利用解读者的身份,打入汪家人的内部,去完成吴家的布局。

  

  即便没有身临其境,黎簇依然能透过文字体会到他的绝望。即便愧疚到老泪纵横,吴老狗还是做了把孙子丢入万劫不复的宿命里,这一点是十分让人绝望的。

  

  一时间,黎簇竟不知道:到底是被自家孙子挖出骨灰的吴老狗更可怜?还是被自家爷爷推入火坑的吴邪更可怜?

  

  “天真,你别怕!”胖子把手搭在吴邪的肩膀上,张起灵也在底下捉紧吴邪略有些发凉的手,小花和秀秀亦向他过安心的眼神。

  

  “你还有我们!“所以,无需一个人背负所有,也无需独自前行。尽管事实是如此残酷,但我们永远会在背后支持你!

  

  这些年来,无论是斗汪家还是去青铜门接人,他们都愿意尽全力去帮助他。沙海时期是他们最难熬的时候,神经高度紧绷的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汪家的监视,以及推进吴邪的计划。尽管那时候总在死亡的边界徘徊,可他们却从未后悔参与进来。

  

  索性,最后是他们赢了……

  

  看着晚辈们的互动,狗五爷默默叹了口气,似乎他们的后人比想象的还要团结。未来的自己会做出这样的决定……怎么说呢,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把。

  

  就这样,在许星机智转移重心的情况下,狗五爷对吴邪由最初的五位杂陈转为了深深的愧疚。挖骨灰的事情也草草过去……

  

  

T:想问问大家关于鸣神左右位的想法

我比较喜欢影左,偶尔也吃吃影右或者是互攻。em……其实攻受什么的,都是她们小两口的情趣罢了,她们想咋玩就咋玩。反正对于我来说,只要是她俩就好。

第5章

  果然,上面的老板说了和齐铁嘴相类似的话。

  

  『“怎么能是野草,这是种的,老好吃了。”老板是个大姐,“等下你大哥回来你可别乱说,小心他削你。他种的。”

  

  “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,怎么能削顾客呢?”胖子就不愿意了。想了想还是没吃,撕了条羊腿过来。上面的孜然和胡椒配上皮的脆香,我看着他吃就流口水。

  

  “削顾客是我们农家乐的特色。”大姐就乐,如果不是微胖,这大姐的条子比哑姐还顺,胖子抹了抹嘴边的油,就对我道:“这大姐也结婚了,咱们以后别来这家吃,换一家有小姑娘的。”

  

  “羊肉火气大是咋的,老瞄人家,大哥是得削你。”我看着也乐,小花就从门外进来,穿着黑色的皮夹克,提着两瓶葡萄酒。问我怎么也东北腔起来了。』

  

  虽然胖子平时嘻嘻哈哈的没个正经,还时不时去调侃一下其他姑娘。但吴邪比谁都清楚,有个瑶族姑娘曾被他深深地埋藏在了心底。甚至为了她,胖子曾一度想留在巴乃这个穷僻的小山村。

  

  吴邪有好几次想问胖子,如果他知道云彩跟着他们是有目的的,是张塌肩膀安排在他们身边的卧底,他还会那么喜欢她吗?

  

  但吴邪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,因为那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残酷。因为当初胖子抱着云彩的尸体痛哭的画面是那样令人揪心:

  

  “我是真的喜欢,我从来没有开过玩笑。”

  

  多年后吴邪再回首这段往事,才想明白:或许外粗内细的胖子是知道的,只是不想去接受罢了。对于胖子来说,他的爱真的很简单。喜欢了就是喜欢了,没有那么多的理由,也不需要那么多的顾虑。

  

  就是因为这样,吴邪才不愿意去破坏胖子心目中的美好。

  

  『搬了凳子坐下,小花就轻声道:“先锋有发现。”

  

  说着在桌子上放下一件东西。

  

  桌子是比较简陋的杉木废料压出来的铁脚桌子,凳子是塑料带靠背的那种,大排档常用的。胖子要用两个叠一起才能安心坐下。

  

  那是一枚形状奇怪的箭头,和我在爷爷骨灰中发现哪些箭头,一模一样。那些箭头在爷爷体内埋藏了那么多年,他都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。我们怀疑这些箭头来自于某个不知名的古墓。而这个古墓,一定和最核心的秘密有关。

  

  我记得开馆看到爷爷骨灰坛时候,我自己的精神状态,如今看到这枚箭头仍旧心脏压抑,箭头锈的厉害,上面还有很多腐朽的木皮,应该是从木料之中取出的。我看向小花,想听他说出来龙去脉。这枚箭头,是从何处取得的?』

  

  开馆……爷爷……骨灰坛

  

  黎簇一阵恶寒,当初涂在他背后的居然是死人的骨灰!想想也觉得恐怖。难怪当时在沙漠里小满哥会对他那么亲切,原来是闻出了过世主人的气味。

  

  但他随即想到狗五爷也在这里,难得抱胸露出了一副看戏的神情看向吴邪,好像在说:“我搞不过你,我就不信你爷爷会搞不死你!”

  

  苏万也在心里为自家师兄点了炷高香。

  

  许星替吴邪解释了一下:“当初吴邪为了破局,扳倒汪家,曾挖出狗五爷的骨灰。”

  

  吴老狗的心情非常微妙,吴邪的二叔三叔却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。这个时间点的吴老狗不知道,不代表他们也不知道。吴邪会入局,他们的每个人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PS:本来还想再写点老九门众人听到吴邪扳倒汪家时的反应。

  但想到那时的九门人真的非常错综复杂,“它”在本传里是指张大佛爷的上级领导,是组织。目的是为了得到长生的秘密(在本传最后,组织随着领头人的去世和那具尸体的烧毁而结束了);可在沙海里又发现另一个势力,就是我们所熟知的汪家人。

  用终极笔记里的话概括就是:“它”不是一个人,也不是一个组织;“它”是自古以来所有想获得长生者的总和。

  总结一下就是:“它”包括汪家,但汪家却不完全等于“它”。(此总结仅代表个人想法)

  加上“它”与张大佛爷的关系,感觉写出来场面会一度混乱,于是乎最后只能作罢。

第4章

  『第二章:箭头

  从杭州出去的这段路太熟悉了,我很快便昏昏睡去,我的疲惫感现在已经不像当年一样,如潮水一样让人想跪下不再起来。更像一种慢性病,你想起来他就在这里,你不去想他,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。

  整件事情,我一直在做减法,从之前把事情不停的复杂化,到现在,我只专注了于自己的核心目的。我曾经不止一次问自己,你到底要什么,你是要答案,还是想要身边的人平安。

  我现在要把这件事情结束。彻底把这个几千年前开始的无限不循环的阴谋结束掉。为此,过去的几年,我把伤害转嫁到了无辜的人身上。

  只要结果是好的,我愿意成为最后一个像三叔这样的人。即使这样会带来自我厌恶。好就好在,只要直面面对,这些事情,也都尘埃落定了。环线公交车司机的最后一环,到达终点就下班了,反而可以看风景听音乐。』

  

  吴邪的这段心里独白让黎簇很是复杂,先前他调查吴邪的过去时,他才知道从前的吴邪也曾是意气风发、天真无邪的人。却因为身边的人一个个地离开让他慢慢变成了他所熟悉的那个邪帝。

  

  毫无疑问,吴邪是一个受害者。可同时,他也是一个施害者。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吴邪把他和苏万杨好……哦不,还有吴邪手臂上的那十七个人一起拖进来这个局里。

  

  而黎簇的父亲……至今生死未卜,下落不明。他想恨吴邪,却恨不起来。除非他真的能把吴邪这些年来的关怀当做空气。

  

  目光对上黎簇复杂的神情,吴邪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你父亲的事情,我真的很抱歉……”

  

  黎簇别过脸不去看吴邪,而对方也知道他需要时间来平复心情。于是便将注意力重新放回说书人张大佛爷的身上。

  

  确认吴邪没在盯着他后,黎簇将头扭了回来,用着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低语道:“说抱歉又有什么用呢……难道你说抱歉他就能回来了吗?”

  

  『到达二道白河是一周之后,我把时间拉的很开,这样所有人都能得到充分的休息,也可以减少他们心中的欲望。

  二道白河非常热闹,很多年轻人在此聚集,似乎长白山景区在做一些活动,比起刚入行的时候,中国现在的无人区越来越少,公路越修越多,所有人的人都往荒郊野外跑,长此下去,汪藏海当年想隐藏的东西,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。

  先锋休息了一天,就往山里进发,有个宾馆叫长白松,经理和我们关系不错,胖子直接安排在里面安置了一个临时总部,因为人实在太多,小花他们在附近的宾馆散落。那天晚上烤全羊就吃了30多只。

  北方的夏天比较凉爽,在农家乐露天,老板推荐了夏天才有的刺老芽和牛毛广,胖子就觉得奇怪:“这丫不是咱铺子后院的野草吗?这能吃吗?”』

  “宾馆怎么可能拔野草给煮客人吃呢?”齐铁嘴忍不住插了嘴。

  

  想想都不可能吧!

  

  “吃了30多只烤全羊……味道应该不错吧。”话音刚落,苏万手上就多了只烤全羊腿。

  

  “你小子,怎么就想着吃!”黑瞎子一脸的恨铁不成钢:“还随身带着只羊腿。”

  

  “师父,你冤枉我了!”苏万有些委屈,“我就是听书的时候感觉烤全羊腿味道应该不错,也想尝尝。我保证!我真的只是想想!谁知道我手里会突然多出这个东西。”

  

  黑瞎子将信将疑,动了点想吃羊腿的念头,果然手里也出现了和苏万一样的同款羊腿。

  

  见状,众人纷纷效仿起来。

  

  瓜子、茶水、饼干、小吃……一一出现在对应的人手里。

  

  许星给大家解释:“一直干巴巴地坐着听书难免会无聊或者是精神疲惫。吃些茶点可以放松一下心情哦~只要要求不是太过分,终极都会满足大家的。”